《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维一按:斑马先生近日对京城旧地有三项实地勘察和考证,实为难得。今征得同意,一并收入
本堂文库发表,以飨同好。




京城三考

作者:斑马


一)陆徵祥家族墓考察记

陆徵祥(一八七一—一九四九)是近代中国著名的职业外交家,享有很高的国际声誉。他二十二岁即入清驻俄使馆任职,后任驻荷兰、俄国公使。民国成立后,他九度担任外交总长,一九二O年后转任驻瑞士大使,但已逐步淡出外交舞台。陆徵祥在其民初的政治生涯中,几乎亲历了中国所有的重大外交事件,最著名的有关于外蒙问题的谈判、“二十一条”的签订、巴黎和会等。

陆徵祥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受洗为天主教教友,一九二七年七月五日进比利时布鲁日有八百多年历史的本笃会圣安德会院为修士,取名天士比德,以六十高龄学拉丁文和神学等,一九三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晋升为神父,时年六十四岁。“九·一八”事变后,陆征祥屡次以他优美法文,发表宏论,倡言抗日救国。一九四三年中国与教廷建立外交关系,陆征祥也从旁出力。一九四六年五月,教宗赐以比利时刚城(GHENT)圣伯多禄院荣誉院长头衔。据闻比利时现有陆征祥纪念馆。

斑马有幸通过关系进入了陆徵祥家族墓考察拍照。陆徵祥家族墓位于阜城门外。陆氏出任外交总长后,在此购地建墓,将其祖母及父母的遗骸从上海迁葬于此。墓座东南朝西北——朝向西北罗马教廷的方向。立面仿古希腊神庙,墓室中间有圣台,据说原来摆放两个铜像,一个是意大利雕塑家专门铸造的“孝子救亲”一个是陆徵祥本人的“哭亲像”一九五八年大炼钢时期被化铜了!陆徵祥家族墓墓室顶部还绘有仙女、天使等西方绘画。墓室四壁镶嵌着北洋政府首要、各界名流如袁世凯、段祺瑞、黎元洪、溥仪、康有为等五十余人的题词石刻,其中溥仪的题词在北京并不多见!文革时期陆徵祥家族墓遭到严重破坏,屋顶上的十字架和地穴的三口棺材都被砸了,因为墓室是花岗岩建造的,所以幸存下来。后来一直当作仓库!


陆徵祥家族墓外观(斑马工作室拍摄)


陆徵祥家族墓墓室内溥仪题词(斑马工作室拍摄)


陆徵祥家族墓室内康有为题词(斑马工作室拍摄)




二)西直门内大街考

斑马从小就在西直门内长大,对西直门有着很深的感情,最近,斑马对西直门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和考证。

西内大街全称为西直门内大街,东起新街口北大街,西止西直门立交桥.全长2公里。因位于西直门里而得名。

西内大街在明代的时候属朝天宫西坊和日中坊管辖.清代属正红旗管辖。明清以来一直是人口密集,是北京西北城有名的商业街.在西内大街这2公里的长度内有寺庙、道观、王府、教堂、商铺、学堂的各种历史遗迹数十处。

恂郡王府

恂郡王府在西直门内大街后半壁街。恂郡王即康熙十四子雍正同母弟允禵,乾隆二年(1737)被封为恂郡王,二十三年薨。后到道光时,此府又为宣宗第九女寿庄公主府,光绪十四年(1888)此府又为成亲王后裔贝子毓橚之府,知道清王朝灭亡,此府一直叫做橚贝子府。现在府的西南角尚保存一段府墙及几个松柏树,其余建筑均以无存。

惠郡王府

惠郡王府在西直门内大街东口路北。惠郡王始王为博翁果洛,是承泽裕亲王硕塞二子,康熙四十年(1665)封为郡王,二十三年被革爵。雍正即位后,封其孙球琳为贝勒,雍正六年封惠郡王,乾隆年间因事又被降为贝勒。一九八六年出版的《明清北京城图》及《北京历史地图集》上都绘有此王府,但都标名为"贝勒球琳府"笔者认为二图均以《乾隆京城全图》为蓝本(乾隆京城全图也标名为贝勒球琳府)乾隆时,惠郡王已经降为贝勒,故标为贝勒球琳府,另外陈宗蕃编写的《燕都丛考》中对此王府的记述有明显的错误,书中把惠郡王与道光五子惠端亲王绵愉的王府搞混了。惠端郡王府在灯市口西街路北(即明代奶子府旧址)要论年代,后者比此王府晚出现将近二百年,惠郡王府大概是今天新街口电影院附近,原王府建筑已荡然无存。

贝勒永璂府

贝勒永璂府在西直门内大街路北,西章胡同与高井胡同之间。永璂为乾隆十二子,生前未被封爵。永璂死后其弟嘉庆皇帝追封为贝勒,以成哲亲王永瑆四子绵偲为嗣子,袭封镇国将军,此府虽称为贝子府,但就其建筑规格而言,此府是按照镇国公级别修建的,此府仅有几个四合院组成,此府大门尚在,但由于已被列入附近拆迁范围,不久将被彻底拆除。

贝勒弘明府

贝勒弘明府在西直门内大街北大安胡同,多罗贝勒弘明恂郡王允禵二子,乾隆元年封为贝勒,《乾隆京城全图》绘有此府。从图上看贝勒弘明府规模不大,府中没有花园,府距其父的恂郡王府很近,其府现已当然无存,大概位置是今天消防指挥中心大楼的位置。

北广济寺

北广济寺原位于新街口十九号,明正德年间募建而成,此寺与西四西边的弘慈广济寺同名,但此寺无论是其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明显小于弘慈广济寺。北广济寺面积约四亩,殿堂,配房共五十八间,有各种佛像几十尊,其中所供释迦佛及十八罗汉为泥木质,均为脱沙镂金。雕刻十分精美。民国后,北广济寺逐渐荒废,寺中有一名僧人将庙宇借予普济佛学会办理普仁小学,解放后仍为私立普仁小学。五十年代中期先后拆除房舍。重建学校教室,后小学迁出,北广济寺因破旧而被彻底拆除,现在新街口新华书店即是原北广济寺原址。

横桥

在西直门内大街中部偏东些原来有一座桥叫横桥,老人们称为红桥。此桥在元代时就已经有了,桥下有河,元代叫河槽,民国后改叫大明濠。民国政府将大明濠盖上石板,将横桥埋入地下。为纪念抗日英雄赵登禹起名叫“赵登禹路”此名至今仍用。

崇元观

崇元观位于西内大街中部,在横桥的北部,此观占地面积很大,是西内大街上最大的宗教建筑。崇元观建于明代,为崇祯时大太监曹化淳所建。俗称"曹老公观"崇元观每逢正月便有庙会,庙会时间长达半个月之久。相传崇元观内藏有大量珍宝,以备观毁后,后人用此钱重修。故有"观倒观修"的谚语。崇元观在清末被毁后,很多人来此挖宝。此举加速了崇元观的破坏,到民国后,崇元观改建为陆军大学,今为西城区教育学院。崇元观尚存一通石碑,现保存在五塔寺石刻博物馆。

永泰寺

永泰寺位于西直门内大街西部路北,寺始建于元代,当时的寺名现已无从考证,后元末明初寺庙被毁。明正统八年(1443)修武伯、沈清等大臣出资重建,历时十四年之久,直到天顺元年(1457)才将寺庙修好。明英宗朱祁镇赐名为"永泰"从此寺名再无改变。永泰寺当年规模十分庞大,整个寺庙有山门、钟鼓楼、天王殿、伽蓝殿、祖师殿、大雄宝殿、讲法堂等主要建筑。四周还配有许多僧房,随着岁月的流失,永泰寺已沦为居民大杂院,以前的寺庙佛像和石碑均已无存。只留下永泰胡同这个地名。

西直门教堂(西堂)

西直门教堂位于西直门内大街中段路南。与宣武门南堂、西什库北堂、王府井东堂并称北京四大教堂。西直门教堂又是四大教堂中建造时间最晚的,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铎罗主教来华,随员中有位德里格神甫。德里格神甫在宫内教授皇子西学。雍正元年(1723)德里格在西直门内购地建天主教堂。后嘉庆十六年被毁,同治六年(1867)重建,光绪二十六年(1900)再次被毁,一九一二年又重建。原教堂屋顶有钟楼一座。钟楼后来在文革期间被拆毁,现存有教堂主楼,教堂已经重修开始宗教活动,每天都在迎接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教徒前来做弥撒。

以上是西直门内大街的主要历史遗迹,随着奥运会即将于2008年在北京召开,西直门内大街还将进行大规模改造,但愿那些幸存下来的历史遗迹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


西直门内大街地图,斑马工作室2002年春绘制


贝勒永璂府,斑马工作室2002年02月拍摄


西直门教堂老照片,拍摄于民国三十年代前后


西直门教堂外部,斑马工作室2003年04月拍摄


西直门教堂内部,斑马工作室2003年10月拍摄



三)圣公会南沟沿救主堂

南沟沿救主堂,正名“中华圣公会教堂”。位于西城区佟麟阁路八十五号。为中华圣公会在华北教区的主教座堂。“中华圣公会”是基督新教六大宗派之一的英国国教圣公会在中国的分支教会,原用英国国教一词的音译为“安立甘会”,一九一一年才转为意译,称“圣公会”。

南沟沿教堂在建造选址上还有一段典故。当时圣公会的传教士鄂方智,在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后,骑着马在英军占领区里找房。终于,在宣武门内南沟沿南头的象房桥这个地方找到了刑部殷柯庭的住宅,当时殷柯庭全家已经逃离北京,鄂方智便乘机占领了殷宅,并拆了宅子修建教堂。虽然有殷柯庭的儿子极力阻止并要求归还,但教会仍然照建不误,最后殷家被迫签立契约,将价值几万两银的宅子以八千两银卖给了圣公会。一九O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教堂建成,举行祝圣典礼。一九一一年正式定“中华圣公会救主堂”名。北洋政府统治初期,圣公会向验契机关取得契纸凭证,至此,此堂正式成为中华圣公会的永久产业。

南沟沿救主堂是由主教史嘉乐请人画蓝图、找工匠建造的,是为北京最早的“宫殿式” 教堂。教堂呈双十字形,前部和中部各设有一个八角形亭子,作为钟楼和采光天窗。教堂坐北朝南,大门为中式,开在南面硬山山墙上。两侧和上面雕刻有匾额,右款为“此城真主殿”左款“此乃上天门”,横批是“可敬可畏”。在门口的墙上还镶有石碑三通,记录着该教堂建造和教会建设的历史情况。

堂内的装修更是漂亮,它不像其它教堂那样以砖石或水泥为主体,完全用上好的木材建造。堂内木柱为棕红色,地上铺设厚厚的木制地板。一进教堂门便是教堂的洗礼池,整个池子呈“个”字形,中间为水槽,侧有阶梯。神职人员给教徒洗礼的时候站在水槽后面,水槽下有续水和排水装置,便于每次洗礼时水的排放。内设有这样的洗礼池的教堂,北京现存也只有两处了!教堂中央的大十字交叉处为祭台,四周用中国高式栏杆围绕起来,祭台后面是中式隔扇。整个教堂建筑面积约六百四十平方米,是典型的中西结合式建筑,蔚为壮观。

南沟沿教堂原为某研究所库房,一度破败不堪。后经塞翁信息咨询服务中心耗资人民币近八十万元的重修,现在已经焕然一新,重现了当年的庄严神圣。2003年南沟沿教堂正式升级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修缮之后的安立甘教堂(斑马工作室拍摄)


一九一八年的建堂碑刻(维一补图)


——摘自《北京文化网》(www.oldbj.com)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