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民国第一个受绞刑的中国人


  第一个受绞刑的人是袁世凯心腹、谋杀宋教仁的主犯之一洪述祖。

  洪述祖,字荫之,1859年出生于常州一个官宦之家,他为人阴险
毒辣,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成了常州著名恶少,人称“洪杀坯”。

  光绪十九年(1893),洪家世交刘铭传视事台湾,经其父推荐,
刘铭传任洪述祖为中军参谋,洪善于应酬、结交了不少刘铭传的部下,
成为很吃得开的人物。刘见他粗通英文,便让他协助外交。时值法军
攻占越南,为扩大战果,先后又进攻台湾、广西,遭到刘铭传、冯子
材等率众痛击。法国内阁茹费理因此倒台,被迫签订了《中法新约》。
可签订不久,法军背信劫走由福建运往台湾的两海轮军火。刘铭传派
洪述祖前往基隆与法军交涉,而洪述祖此行竟收取法军2000两白银的
贿赂,把两海轮军火拱手送给了法军。不久事泄,刘铭传大怒,欲治
其死罪,因多方说项才改判监禁三年,洪旋又用白银买通狱吏,“越
狱”成功,窜至武昌。

  时任湖北交汉关道的岑春萱与洪父交厚,悯念旧谊,让洪述祖在
汉口清文局任坐办(一般办事人员)。可本性难移的他又勾结洋人,
伪造地契卖给洋人,酿成外事交涉。湖广总督张之洞大怒,下令缉拿。
洪又通过世交、清廷警部侍郎赵秉钧向张之洞求情,乃“逐出湖北”,
跑到上海租界,成了“会乐里”人人皆知的“洪公子”。

  辛亥革命爆发,当他得知世交、恩公赵秉钧已与手握北洋军大权
的袁世凯打得火热,就从上海赶往北平投靠袁世凯。在南北议和时,
凭着他的“洞察世事”,成为袁世凯先“以南压北”再“以北压南”
的谋主,终使袁以北洋六镇的军事力量做后盾,爬上了民国总统的宝
座。洪因护驾有功,委为内务部秘书,并授予三等嘉禾勋章,成为袁
世凯的红人。

  1913年初,国民党在全国大选中获胜、国民党代理事长宋教仁出
任内阁总理已成定局。一心想做皇帝的袁世凯惶惶不安,想收买宋教
仁又不成。就密召内阁总理赵秉钧和内务秘书洪述祖,决定暗杀宋教
仁。洪述祖熟悉上海情况,就潜至上海进行活动。他找到过去混迹上
海滩时的旧友、青帮成员、江苏驻沪巡查长应桂馨。在得到“事成之
后,奖现金五十万元,授二等功勋”的许诺后,这个亡命之徒竟冒天
下之大不韪,物色了兵痞出身的武士英作杀手,于1913年3月国会召开
前夕,将正欲从上海登车北上的宋教仁击杀。

  震撼全国的民国第一政治大血案发生不久,凶手应桂馨、武士英
先后在租界落网,供出主凶袁世凯、谋划者赵秉钧、直接指挥人洪述
祖。袁世凯为逃避罪责,决定杀人灭口,先后毒死了武士英、应桂馨
与赵秉钧。唯对洪述祖格外开恩,厚送了一大笔钱,让他销声匿迹,
离开北京。尔后让司法部虚张声势地“通缉”一番,而洪述祖带了妻
妾儿女,到了青岛德租界,买了幢洋房,过起了悠闲的寓公生活。

  可此人到了1917年春,又静极思动,化名张皎安,从日本领事馆
买到一张派司,窜到上海替日本不法商人推销鸦片,牟取暴利。正当
他大做发财梦时,一日在黄浦江畔散步,也是上天有眼,冤家路窄,
被不忘杀父之仇的宋教仁长子宋振吕认了出来,当即和几个同行的朋
友把洪狠揍了一顿,然后扭送到上海地方法院,提起公诉。不久,按
法律程序,洪犯被解往北京地方法院。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北京法
院判处洪述祖无期徒刑。宋振吕认为量刑过轻,向北洋政府的高等检
察厅提出控告。

  那时已是1919年了,洪的靠山袁世凯已死去三年,继任的总统黎
元洪为了平息舆论,授意大理寺改判洪犯死刑。因为不久前砍头已被
黎元洪下令禁止,并从英国进口了一架绞刑机,正好让这个十恶不赦
的恶鬼先开“洋荤”了。

  是年4月15日,在北京西交民巷京师分监执行,无数民众赶来观看
这“洋玩意儿”,当时可谓盛况空前。行刑前,洪犯歇斯底里哭叫:
“杀宋教仁,我是执行袁总统的命令,何罪之有呀!”自然无人理他。
刽子手加快行动,抽出立脚板,一按电钮,这条作恶多端的癞皮狗就
悬空而起。不知因为刽子手初次使用,将绞索扣得太紧了呢,还是这
条癞皮狗过于肥胖,脖颈支持不住身体重量,来了个颈断头落,身躯
着地,鲜血直喷。“洪杀坯”真的成了杀坯,这正是:善有善报,恶
有恶报。

摘自《上海滩》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