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京剧尖团音浅说



作者:龙宇纯


京剧分尖团,是一个汉语音韵的问题。所以著名的汉语音韵学者罗常培先生,在【京剧中的几个问题】(见<<罗常培语言学论文选集>>)中,便曾谈论到尖团字,并为尖团字立下了定义。我这篇小作拟说明两点:一是京剧为什么要分尖团、二是如何分辨尖团。

关于第一点,京剧所以分尖团,是因为尖团音各有其不同来源。用唐宋时代三十字母或三十六字母的说法,古汉语本有两类不同的声母,一是齿音中的精、清、从、心、邪,一是牙喉音中的见、溪、羣、晓、匣。从其与韵母的结合观点分析,又各可分为洪与细两种不同读音。所谓洪细,是依韵母的响亮度划分的。当时的洪音细音如何读法,都是专门问题,不去管他。我们只要知道细音传递到今天,不是韵母为「yi」或「yu」,便是含有「i」或「u」的介音成分;而此两系声母,则因方言的不同而有不同。或分别读如国语的「z」、「c」、「s」三音及「j」、「q」、「x」三音,如苏州、长沙;或两者都读为「j」、「q」、「x」,如北京、汉口。于是如祭和计、妻和期、西和希,苏州、长沙声母中分别有「z」、「c」、「s」或「j」、「q」、「x」的不同,北京、汉口则两者全无差异。京剧前身是徽调汉调,当时歌者,取法乎昆曲,并根据方言或韵书,把背景相同的字一律按两种不同读音唱念;到徽班进京而形成了京剧,这样的唱念法与当地人读音不同,于是两种读音分别冠上了不同的名号,这便有了尖团音的说法。尖字本是尖音,能描绘读音的状态,故用为尖音的表征;团字则只取相对为异称,与团音的读法并无关系。如果要给尖团音一个界定,便可以这样说:凡古音声母属精、清、从、心、邪五母,北京音韵母为「yi」或「yu」或者含有「i」、「u」为介音的字,便是尖音,应读「z」「c」或「s」开头。除此之外,凡北京音读「j」「q」「x」开头的字,都是团音,即照北京音为读。(罗文中的定义也是对的,但说尖音部分略有语病,且不若此简单明了。)过去有人把凡国语读「z」「c」「s」开头的都视为尖音。如兹、雌、斯之类的字,与读团音的字根本不发生关系,没有区分的必要(这种字对南方人而言,有与读「zh」、「ch」、「sh」字区别的必要,那是另一回事),这种说法是没有意义的。有的艺人把军字念成「zun」,等于错把见母读成精母,似乎涉及尖团的问题,但「zun」的音于国语属「合口」,与「开口」同为「洪音」,与尖音必属「齐齿」或「嘬口」的「细音」范围正相反,其不得视作尖音,不可与尖团之分混为一谈,是十分清楚的。

至于如何分辨尖团,一般自然用的是死记法。既十分麻烦,还有万一记错的顾虑。我国文字形声字最多,现在的人都识字,参考形声偏旁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必全靠死记。譬如已知七字为尖音,切从七声,砌又从切声,便知都是尖音。又如且为尖音,从且的字韵母与「yi」或「yu」有关的,如沮、蛆、姐、覰,也都可以推为尖音。但有人写覰为觑,这办法不仅无用,还会因「虚」为团字,而可能把觑字读错。大陆推行文字改革,破坏了部分形声系统,如以宪为宪,以彻为彻,也以偏旁来读,便将导致错误。更有一种情形,形声字本身就有同一声符兼跨尖团两类的,如宣是尖音,瑄揎渲等字虽然相同,暄萱諠喧却是团音,非乞灵于死记之法不可。(类此现象极为罕见,「篇旁参考法」还是可用的。)只是死记法也自有其缺陷,除前述可能偶然误记外,还有知识来源的问题。古音不是每个人都通晓,则无论为获于师友的传授,或得自名家的论述,都可能不免不合真实的地方。平日所见所闻,便尽有此例,恕不奉告。

现在,我要介绍一个正确判断尖、团的简单方法。先列出一表如下:

精母: 作、则、祖、臧、子、即、将、资、姊、遵、兹、借、醉。

清母: 仓、千、采、苍、麤、麁、青、醋、七、此、亲、迁、取、雌、且。

从母: 昨、徂、才、在、藏、酢、前、疾、慈、秦、自、匠、渐、情。

心母: 苏、先、桑、素、速、息、相、私、思、斯、辛、司、虽、悉、写、胥、须。

邪母: 徐、似、祥、详、寺、辞、辝、随、旬、夕。

表中各字,是【广韵】(宋代的韵书)中分别标示读精、清、从、心、邪五母所用的「反切上字」。「反切」是古人用二字表示一字读音的方法。譬如书中说:「津,将邻切。」「将邻」便是用来说明津字读音的反切。「将」字在上,叫做「反切上字」,是用来表示津字的声母的。表中「精母」下正有「将」字,就是说津字古时声母属「精母」,津字叫做「被切字」。「邻」字在下,叫做「反切下字」,是表示津字的韵母的。(与本文无关,不详说。)根据前文对「尖字」来源的说明,便可意识到,京剧尖字必不出表中诸字为「反切上字」的「被切字」范围。因为「尖字」必在国语读「j」「q」「x」开头的范围之内,于是我们又可以说:凡国语读「j」「q」「x」开头的字,【广韵】反切上字见于表中任一字母之下者,便是尖字,便要将国语的发音「j」「q」「x」分别改读为「z」「c」「s」。前举津字便是一例。反之,国语读「j」「q」「x」的字,【广韵】反切上字不见于表中的,必是团音。如斤字,【广韵】音举欣切,举字表中无有,所以是团字。这样来分尖团,是绝对不会出现差错的。于是,手头只要有一本附有「检字」的【广韵】(没有附「检字」的,不便于检查),对任何字尖团音有疑问的,便轻易都可以解决了。


摘自台湾《申报》876、877期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