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故宫 不可能完美的大修?



作者:李海鹏


  故宫大修工程已经进入第16个月。在整个故宫西侧,脚手架林立,场景蔚为壮观。

  这是故宫自1911年清帝逊位以来进行的最大规模的修缮,计划从2002年开始,到2020年结束。

  当大修进入到实质性阶段,曾围绕着大修计划展开的种种争议似乎消弭于无形。

  但是以故宫的地位,稍有差池,它必然会再次成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风暴眼。

  武英殿:“铁三角”的修复样板

  与人们的一般想象不同,故宫博物院事实上缺少而并非拥有丰富的大修经验。他们希望,重修武英殿的经验将对其后进行的工程起到示范作用。

  在故宫西翼,备受瞩目的武英殿修缮工程的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工,目前只剩油饰彩画等表面工序还在进行。

  对结构发生损坏、内外装修残破的武英殿、寿康宫、慈宁宫及慈宁花园等重点古建区域进行抢救性修缮,是这次大修的重要内容之一。主管大修工程的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晋宏逵对记者表示,重修武英殿的经验将对其后进行的工程起到示范作用。

  武英殿是故宫西翼的主殿,康熙帝曾集合文人学士在此开馆编书,仅次于《永乐大典》的大型百科全书《古今图书集成》就编纂印制于此。明末李自成于此殿称帝,清初顺治也在这里登基,现存建筑为同治年间复建。

  故宫博物院将武英殿作为建筑物修缮的试点工程,这一决定的基础在于,它处在游人如织的中轴线以外,便于大规模施工,而且有着故宫未开放区建筑典型的糟糕状况。1949年后,历史博物馆、革命博物馆、国家文物局对外文物交流中心先后设址于此,导致它多年来未能得到最基本的维护,在大修之前已经破败不堪。

  “当时武英殿算是危楼。”工程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夏荣祥说。他是故宫博物院的木工专家。古建修复技术有“铁三角”之说,分别为木、瓦、油。

  皇家建筑的木工技术,无论整体木结构,还是梁、檩、枋、椽、柱、榫、望板、雕花等细节,都古老而难以掌握。同样,灰瓦和黄、绿两色的琉璃瓦的烧制、维修和铺设,包含着相当繁复的工艺。油漆的调制配方则包含着岩石颜料、桐油、米浆、兽血等古老材料,亦需要工人们旷日持久地学习和实践,才能掌握其中的窍门。

  清帝逊位后,古建专家们赖以增长经验的大修只进行过两次,第一次在建国初期,另一次在1974年到1976年。

  在第二次大修中,故宫古建施工队招收了457名技术工人,培养了大量古建修复人才。一般性修缮仅仅意味着对建筑外表进行整修粉饰,而且范围很小;只有大修才会涉及到木结构等建筑的根本性问题。其实为国力所限,尽管名为“大修”,1974年那次修缮也仅耗资1400万元。除此之外,故如此规模和节奏,远不足以抵消近百年来氧化、霉菌、虫蛀、酸雨、雷电、旅游开发和错误规划造成的侵害。到2002年,不仅古建筑专家忧心忡忡,就连非专业的政府官员们也一眼看得出,故宫已经太老了。

  当时李岚清副总理视察故宫,在辉煌的表象之下,看到砖瓦残破、漆画凋零、管线暴露,一片凌乱景象。

  夏荣祥说,大修之前,武英殿的情况相当糟糕。大殿的整体结构已经出现偏差,殿顶的四个角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按照建筑力学的解释,这种偏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允许,但问题在于,殿顶结构还在继续向一侧滑动,再不维修就有整体脱落的危险。汉白玉石雕久经风雨已经模糊不清,大殿外部彩绘则风化严重,很多地方痕迹全无。

  在前期勘察工作中,工作人员首先把琉璃瓦和殿顶构件逐一编号,然后由故宫自己的古建修缮队伍按步骤拆卸,把整体木结构重新拨正归位。殿顶拆下后,工人们发现原有的大梁早已糟朽不堪,空手就能掏下整块木渣。故宫博物院主管大修的副院长晋宏逵解释说,这是同治年间国力衰微所致,当时木料没有晾干就用于建筑。

  故宫的专家们认为,这是一个例外事件,故宫其他宫殿不会出现如此糟糕的情况。

  除了这根大梁以新的红松木替代之外,故宫对武英殿的大多数木构件都采取了加固原有材料的做法,因此木构件的更换量很少,只有10%左右。

  晋宏逵说,建筑的结构材料的选用并不必须考虑“修旧如旧”的原则,但故宫面临的问题是,并没有足够好的新木料可供使用。即使是此次采用的最大的新木料,直径90厘米、12米长的红松木,对于武英殿来说也远远不够大,必须加长一截,内以钢筋连缀之后才敷使用。

  木料的匮乏情况甚至早在明代就已经出现。万历三十二年起(公元1604年),焚毁的三大殿就因木材缺乏而迟迟不能重修。直到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通惠河工部郎陆澹园在天津至海岸沿途的芦苇中意外地发现历朝剩下的楠木1000余根,重修工程才得启动。

  从清代开始,砖木建筑的楠木时代已成明日黄花。这种樟科常绿大乔木坚硬耐腐,却生长缓慢,良材难得。故宫常用的金丝楠木为楠木中的一种,一般出自川涧,木纹中隐含金丝,在阳光照射下白烁华美。明代采办楠木的官吏络绎于途,清室认为此举太过糜费,便改用东北黄松。

  如今故宫中已经没有完整的楠木殿,楠木使用较多的也只有南薰殿一处,甚至乾隆皇帝为自己特别修建的颐和轩,也只是采用了红松做柱外包楠木的办法而已。现在的情况更差些,足够大的红松亦属难得,况且木材干燥的费时之久,又使急于大修的故宫无法等待,因此在武英殿就使用了相对较小的木料加以拼接。

  由于大多数宫殿的内部木结构还没有打开,因此需要多少木料现在还难以预计。尽管如此,故宫对武英殿的施工质量依然信心十足,晋宏逵说,故宫可以保证,这次修缮后武英殿的主体结构在一两百年内不再需要大修。

  “除了琉璃瓦之外,基本上都尽善尽美了。”田金生说,“但是琉璃瓦也只能修到这样。”

  作为熟谙琉璃瓦工艺的高级技术人员,田金生的遗憾是职业性的。他和同事们对包括武英殿在内的故宫各处建筑的屋顶的每一块瓦都进行了勘察,目的是找出“瓦样”,即分类为乾隆年造、道光年造等不同样式,再画出图纸,标出顶瓦、檐瓦的不同位置。按照故宫的整体计划,表面残破面积超过50%的琉璃瓦要替换,没有超过50%的则要继续使用。故宫科技部副主任曹静楼表示,从整体上说,故宫中的琉璃瓦大约有四成需要替换。

  此次武英殿大修,淘汰下去的琉璃瓦都由新瓦代替。

  尽管殿顶没有100%的琉璃光彩,但在雨云低垂的晦暗的天空下,在槐树的浓重阴影里,整修过的武英殿仍然焕然一新。工人们正在按照图样进行彩绘,产自南京的崭新金箔使得屋檐下的龙纹熠熠生辉。

  以外行的眼光看过去,重生的武英殿的外表还是非常漂亮的。几乎可以说它洋溢着某种格外特殊的皇家气质,如果人们对皇家品位的想象并不荒谬的话。

  “武英殿经验”将在大修中得到推广。在故宫未开放区域,可以看到还有很多像武英殿一样需要整修的建筑。除了慈宁宫、寿康宫等计划修缮的项目和一些办公用房之外,英华门后的院落等地显然久未打理,有的院落甚至荒草蔓生达一米多高。

  故宫总面积72万平方米,目前的非开放区将近40万平方米。开放区域内的文物多次进行一般性修缮,占总面积2/3的未开放区域内的文物则很少或从未得到修缮。


  来源: 2004年07月30日 南方周末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