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天津人发现了甲骨文



  一百多年前,在一个叫范寿轩的古董商人出售的甲骨上,人们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文字符号———甲骨文。石破天惊!而最早发现这种文字的人,却始终藏在历史的深处。甲骨文的第一个发现者到底是谁,学术界众说纷纭。记者经过采访发现,最先发现甲骨文的就是咱们天津人……甲骨误作龙骨卖古董商疑为至宝。

  清朝末年,河南安阳地区的农民在田里耕地的时候,经常会挖掘出一些古老的龟甲和兽骨,他们把这些龟甲和兽骨当做龙骨卖给中药铺。1898年的一天,河南安阳地区的农民像往常一样,想把从田里挖出的龟甲和兽骨卖给一位来自山东潍县的古董商,他叫范寿轩。之所以提到他,因为后来的甲骨文的发现与他到京、津两地兜售甲骨密不可分。

  范寿轩是个古董商,知道河南地区经常会有一些古董出土,就经常来到这里收购古董,他发现在被当地农民称之为龙骨的龟甲和兽骨上,还有一些横七竖八的笔画,他觉得这里可能有文章。也许正是这种商人的经营意识,让他对这些刻有文字的龙骨印象深刻。但当时他并没有急于收购这些甲骨,范寿轩更没有想到这些甲骨就是殷墟书契。可见,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甲骨的价值所在。

  在有关甲骨文发现的各种说法中,以清代国子监祭酒(国子监是我国元、明、清三代设立国家管理教育的最高行政机构和最高学府,国子监祭酒就是这个机构的最高主管者———编者注)王懿荣因为生病购药发现甲骨文的故事流传最广。关于王懿荣发现甲骨文的故事非常具有戏剧性,并曾经刊登在解放前出版的《华北日报》上,一个署名为“汐翁”写甲骨文,谈到这个故事。

  1899年秋天,王懿荣因为犯疟疾,吃中药,就到北京宣武门外的达仁堂去买药,在他买回的龙骨中,偶然发现上面刻有非常古朴的文字,王懿荣对金石学颇有造诣,经过认真研究,他初步断定这些刻在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就是商代的文字。就这样,王懿荣发现了甲骨文,随后,他派人大量收购刻字的甲骨,先后共计购得1500多片。

  这段故事使得世人都知道王懿荣是最早发现甲骨文的人。但这段文字后来也受到了一些学者的质疑。据王成老人介绍,在1987年王襄先生诞辰110周年的时候,王襄的弟子李鹤年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较为详细的考证:第一,当时药店在收购龙骨时,凡是上面刻有文字的,药店不收,一定要把字都磨掉,然后药店才作为龙骨收购。因此,在北京能够看到带字龙骨的可能性非常小。二是关于达仁堂药房一事,根据达仁堂乐松声先生的回忆,1900年以前,北京根本不会有达仁堂。因此,《华北日报》上关于王懿荣购买龙骨的记载不可信。


  道台高足痴文字甲骨面纱初揭开

  那么究竟是谁第一个发现甲骨文的呢?“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还得从范寿轩说起。范寿轩经常往来京津地区贩卖古董。在天津鼓楼地区的古玩店里,他结识了一位书生。这位书生是清朝道台王守恂的高足王襄,大约在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开始从事中国金石文字学的研究。虽然,他手中的钱不是很多,但很识货。

  据王成老人介绍,当时的鼓楼附近有不少古玩店,古董商人集中在这里贩卖古董。王襄家住在老城里大刘家胡同,王襄与孟广慧等人也经常到鼓楼去转古玩店,买一些古董,为此认识了不少各地的古董商,尽管两个人当时年纪都不算大,而且钱也不多,但两个人对于金石都有研究,这样一些古董商也愿意把古董拿去让两位看看。毕竟,识货对于古董商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十月,范寿轩来到天津兜售古董,一日来到王襄家中,在谈话中,他告诉王襄,在河南出土了一些带字的古版。当时,正巧著名书法家孟广慧也在场,从范寿轩描述的甲骨的形状和内容上看,孟广慧认为这些古版有可能是古代的简册。当两个人知道范寿轩见过“古简”后,就敦促他拿一些过来。后来王襄先生在《题易穭园殷契拓册》中追忆了当时对话的场景。“范贾售古器物来余斋,座上讼言所见。乡人孟定生世叔闻之,意为古简,促其脂车访求,时则清光绪戊戌冬十月。”也正是这段文字,让我们了解到了甲骨文发现的真相。


  甲骨现身大车店一字一银买回家

  由于当时交通还不是很发达,因此,古董商范寿轩再次来到天津已经是1899年的秋天,他住在西门外的大车店里。听说范寿轩已经来到天津,王襄与孟广慧、王雪民等人就到了大车店去找他,在大车店一间屋子里,旱烟萦绕,范寿轩将带来的龟甲和兽骨铺在火炕上面,王襄等人看到这些还带着泥土的甲骨,轻轻地拂去上面的灰尘,看到了甲骨上面的文字,无不为之惊叹,顿觉这龟甲和兽骨上文字来历非同小可。

  当时,范寿轩也知道甲骨肯定非常值钱,于是他就提出,购买这些甲骨,按照每字一金的原则出售,每字就要一两银子,一块龟甲和兽骨上有数个到数十不等的文字,这着实让王襄有些为难,但最后他还是挑了一些小块的龟甲和兽骨买回家中。而同去的孟广慧因为刚接到亲友资助他旅游的一笔资金,因此购买的龟甲和兽骨也就多一些。在火炕上,有一块较大的龟甲引起了俩人的注意,这是一只乌龟龟甲上半的大片,这块龟甲上的字太多了,俩人都无力购买,但都觉得不买这块大的龟甲实在太可惜了。


  专程赴京了心愿从此听懂古人言

  后来,听说范寿轩将那些龟甲和兽骨都卖给北京的国子监祭酒王懿荣,王懿荣看到这些龟甲和兽骨后,知道其价值,就让家人四处购买了大量的甲骨。王懿荣对于发现保护甲骨来说,功劳很大,因为他从市面上购买了大量的甲骨,使这些甲骨得以重新让世人所认知。由于王懿荣当时的名气很大,因此,许多人都认为是王懿荣最早发现的甲骨文,而天津的王襄和孟广慧则被世人所忽略。

  其实,也正是王襄和孟广慧,才使得古董商范寿轩将从河南购买的龟甲和兽骨带到了京津地区,在他们两位无力购买全部甲骨的前提下,范寿轩将大量的甲骨出售给王懿荣,由于王懿荣在当时特殊的地位,使得甲骨的价值为大多数人认知。

  孟广慧在得知王懿荣购买到了大量的甲骨后,一直非常想再看一看那块较大的龟甲。据王成介绍,当时孟广慧请王懿荣的次子王崇烈写了一封介绍信,专程赶到北京王懿荣家里去看那块无力购买的甲骨。

  商代的历史距今已经非常久远了。而甲骨文的发现,则打开了通向这个古老王国之路。王襄、孟广慧和王懿荣三位先生,则是公认的开路先锋。但孟广慧和王懿荣没有留下这方面的著作,因此,王襄应该是最早开始这方面的研究者之一。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成老人说,其实祖父为人处事平和,生前就无意争这个所谓第一的名分。但历史终归是历史,自从王襄先生获得这批甲骨后,后来又陆陆续续在京津地区收购了数千片甲骨,并开始从事甲骨文方面的研究,先后出版过《簠室殷契类纂》、《簠室殷契征文》以及《古文流变臆说》三部力著。

  中国古代典籍卷帙浩繁,而关于上古的历史却只能在零星的钩稽中去找寻只言片语,穿越时空的隧道去观望古人的生活只能是人类的梦想。王襄发现了甲骨文,让后人有更多的机会在先民留下的遗物中,探寻藏在历史尘埃深处的宝藏。

来源: 天津青年报 2003-10-21 08:58 编辑: 刘辉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