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谈“放开肚皮来吃”



作者:不详


偶阅《饮食文化辞典》,读到“曹文恪食量”时,兴味盎然:曹是清代中叶的名大臣,特别好吃,食量大得惊人。当时朝中有人说他的肚皮宽松,可折起一二叠。平时用布带束起,等到吃饭时,饱一些放一叠,一直吃到折起的肚皮完全放开为止。这就叫“放开肚皮来吃”。

清乾隆年间的大学士纪晓岚,因为贬至新疆而接近了百姓,才撰写出了《阅微草堂笔记》,此书至今仍为人所爱读。此公生性诙谐,才思敏捷,尤善对仗。在饮食上,他堪称“吃肉大王”。平常用餐时他只吃肉,不食蔬菜与米饭,面食只偶尔吃一次,吃肉一顿能吃二三斤,而且只用茶水送服。席间只见他举箸大嚼,很少让客。有一天,纪晓岚与朋友闲聊,仆人捧来火腿数斤,他边谈边吃,没多久便吃了个精光。长此以往,纪晓岚的胃不胜负担。幸亏他晚年坚信唐代药圣孙思邈“不知食宜者,不足以生存也”的名言,在平时用餐时讲究合理搭配及营养卫生,才得以活到了八十三岁高龄。

在近代,诗人苏曼殊(1884~1918)的过早去世,实在令人惋惜。苏曼殊生前喜暴饮暴食,平常他喜爱哪一样食品,便要吃个痛快:苏州的酥糖他一口气可吃几十包,而常人吃上一二包已无胃口再吃。他曾写信给邵之冲说:“一人赴源顺食生姜炒鸡三大碟,虾仁面一碗,苹果五个,明日肚子洞泄否一任天命耳”。爱吃胜过爱生命,这样的人极少见。1918年春,苏曼殊病卒于上海宝隆医院,死因是饮食无节制,得了严重的肠胃病。

由此想到有的人在家里是一块腐乳一碗粥,但一逢公宴,便虎狼相毕露,反正不用自己掏腰包,还讲什么斯文在此奉劝“穷吃”先生们去读一下清代曹庭栋的《养生随笔》:“量腹节所受,量腹二字最妙。或多或少,非他人所知,须自己审量。节者今日如此,明日亦如此,宁少毋多。”

勿学曹文恪,要学纪晓岚,学他后来的醒悟。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