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崔莺莺原来是外国人

作者: 佚名


国家文物局《文物》月刊主编葛承雍教授,近年来一直对《西厢记》中崔莺莺种族来源之谜进行不断探索,他结合对山西永济唐蒲州城普救寺的考察,分析历史文献和考古出土碑刻,最近提出新证,重新勾起学术界对这一课题的探索与破译。


■大多数学者都断定那个始乱终弃的薄情文人张生就是元稹自己

经典爱情中的崔莺莺、张生是有其生活原型的。最早将这个故事形诸文字的是中唐与白居易齐名的大文人元稹写下的《会真记》,时隔不久,元稹的诗友李绅又将这传奇故事写成诗体的《莺莺歌》,后来又通称《莺莺传》,金代董解元改编为《西厢记诸宫调》,元代王实甫又升华为以人性殊死对抗封建礼教的《西厢记》,从而风靡了整个社会,直至传颂到今天,成为中学生必读的课外古典名著。

唐代《莺莺传》中的爱情含义众说纷纭,难以解释,但作为全世界通用的“密码”,大多数学者都断定那个始乱终弃的薄情文人张生就是元稹自己。元稹迫于当时门第高耸等级森严的社会压力,又犯了人性喜新厌旧的错误,酿成了男女恋情的凄婉悲剧。而那个美姝丽媛的崔莺莺则是何人呢?难道真的是元稹笔下描绘的崔门爱女吗?很多学者试图从崔、卢、李、郑等门阀世家角度作一解说,但崔莺莺如果真是出自高门甲族,元稹绝不会抛弃她而另选门第显赫的韦丛结婚。正因为莺莺非名家之女,元稹舍其别娶才被唐代士子看作是改邪归正、浪子回头的文人风尚。所以,崔莺莺的出身与身份成了一个千古之谜,也给后人留下无尽遐想。


■崔莺莺应是乌兹别克斯坦人

一代学术大师陈寅恪先生非常善于从实录笔法的小说中发现有根有据的历史,他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写有《读莺莺传》一文,推测元稹塑造的崔莺莺原型是中亚粟特种族移民的“酒家胡”女子。他参照胡姓、胡名和胡俗三项标准立说,首先,设想崔莺莺原名为曹九九,因为唐代中亚粟特人入居中原的很多,其中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北古布丹(Gubdan)“曹”国人,不仅在唐朝拜相做官,而且善弹琵琶,入居中国者很多,莺莺姓“曹”而不姓“崔”极有可能,莺莺与古音“九九”相近,双文复字在唐代女子取名中常见,故崔莺莺谐音曹九九。其次,莺莺所居住的蒲州,出产名酒“河东之乾和葡萄”,当时中原产葡萄名酒之地多是中亚胡族聚落区域,胡人开设的酒店叫“酒家胡”,并以年轻貌美能歌善舞的胡姬招揽生意,莺莺更有酒家胡的嫌疑。再次,莺莺本人能奏乐、善操琴,也隐约可见胡姬的艺术特色。陈寅恪先生一直到晚年仍在思考崔莺莺的种族来源,他在《元白诗笺证稿》一书补记中进一步认定“此女姓曹名九九,殆亦出于中亚种族”。“莺莺所居之蒲州,唐代以前已是中亚胡族聚居之地,可以证明”。但陈寅恪先生对自己多年“神游冥想”的假说并没有视为石破天惊的定论,而是谦虚地自称聊备一说。


■葛承雍教授发现的五点新证据

葛承雍教授补充的新证有以下五点:

第一,蒲州是唐河中府所在地,恰好位于唐代长安、洛阳两京交通之间,是来往两京最佳路线,唐朝皇帝、官吏、文人、商贾均常往返其间或驻留于此,也是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国的中亚粟特移民的居住区,近年蒲津关渡口发掘出土的唐开元年间铁人形象中,就有高鼻深目胡服者,从一个侧面说明有胡人在此活动。更重要的是,唐河中府治所官衙名为“绿莎厅”,“绿莎”或许是粟特语Xsevan的译音,即“首脑”、“头子”的称呼,为胡人比照粟特语统称州府官衙的叫法,说明蒲州曾有中亚胡人存在。

其二,唐大历至贞元年间,蒲州为河中节度使李怀光的根据地,他统领的朔方军部下多为胡人,其养子就是西域胡人石演芬,“芬”字在粟特语中是“荣幸”、“运气”之意,是粟特男人常用的胡名,这是史书上蒲州有粟特胡人最明确、最直接的记载。此外,蒲州还有史、康、曹等姓人在此做官生活过,被视作典型的中亚胡人标记。

其三,蒲州盛产名酒,唐元和年间文人李肇撰著《唐国史补》中,记载“河东之乾和葡萄酒”闻名四方,“乾和”是突厥语qaran的音译汉名,原义为“盛酒皮囊”或“装酒的皮袋子”,从语源上说,“乾和”葡萄酒肯定是操突厥语的胡人叫法,这又证明唐代蒲州有胡人的酿造葡萄酒业,为该地有“酒家胡”提供了顺理成章的证据。

其四,唐初蒲州地区就有酒家胡,贞观年间绛州龙门(今永济相邻河津)人王绩从长安弃官回乡后,酷爱美酒,他写有题壁酒家胡诗:“有客须教饮,无钱可别沽。来的长道贳,惭愧酒家胡”。王绩题壁的酒家,乃是粟特胡人所经营,他是常客、熟客,所以经常赊酒喝,并赞美胡人酿酒名优出色:“竹叶连糟翠,葡萄带曲红。相逢不令尽,别后为谁空?”如果说“竹叶”系指绿色的竹叶青酒,那么色泽呈红的葡萄酒则是酒家胡的特色了。

其五,元稹对胡人生活非常熟悉,写有许多有关“胡化”风气的诗歌,他曾感叹:“自从胡骑起烟尘,毛毳腥膻满咸洛;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火凤声沉多咽绝,春莺啭罢长萧索;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值得注意的是,他后悔“最爱软欺杏园客,也曾辜负酒家胡”;他描绘胡旋女“妙学香莺百般啭”,他赞叹“胡姬醉舞筋骨柔”,他看着酒家胡诗兴勃发:“蒲萄酒熟恣行乐,红艳青旗朱粉楼,楼下当垆称卓女,楼头伴客名莫愁;乡人不识离别苦,更卒多为沈滞游。”元稹写胡人生活细腻深入,栩栩如生,尽管他把崔莺莺打扮成大家闺秀,假托为高门千金,但还是透露出莺莺原型的痕迹。

葛承雍教授补充的新证,进一步证实了陈寅恪先生的推测,崔莺莺出身于中亚粟特人入华后的“酒家胡”,她本人是蒲州酒家胡中的丽人靓女,即酒店担任女招待的“胡姬”。


背景资料

粟特人,是属于伊朗人种的中亚古代民族,大约在公元前1500年时就已生活在中亚的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他们的故乡被称为粟特地区(Sogdiana,索格底亚那),其主要范围在今乌兹别克斯坦。

粟特人长期受到周边强大外族势力的控制,但他们没有灭绝。在大小不同的绿洲上,建立有一个个城邦国家,其中有康国(撒乌尔罕)、安国(布哈拉)、曹国(古布丹)、米国(弭秣贺)、何国(屈霜弥迦)、史国(羯霜那)、石国(赫时)等,中国史书称为昭武九姓,又叫九姓胡、粟特胡等。

由于经商、战争等原因,粟特人在汉唐时沿着丝绸之路大批移居中国,从北方到南方都有他们的踪迹,散布十分广泛,并在内地长安、洛阳、太原、幽州等大小城市形成一个个移民聚落。近年来,有关粟特人进入中国的出土文献资料和考古文物实证不断被发现,进一步推动了国际学术界研究的热潮,成为当前最受关注的前沿领域之一。

《北京青年报》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