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眼看着一条五百年古街逝去

作者:朱强
  
  一条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街———高都司巷,从山东省济南市2.6平方公里
的古城区腹地消失了,以后,它将只能出现在旧版的济南古城区地图中。 

  而不久前,关于“这条著名古街巷可否拆除”的话题还在济南市各大媒体的
讨论中,很多人对保留它尚抱很大希望。此前,全球最大的连锁零售商美国“沃
尔玛”宣布,将携其中国合作伙伴大连万达集团,斥巨资在被拆迁地兴建一座50
000平方米的特大型商场。 

  有关“高都司巷是拆是留”的争论当时在很短时间内被推到沸点,不仅民间
议论纷纷,济南市文物局还为此专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强烈要求保留
古街。 

  但济南市房地产开发拆迁管理办公室则坚称沃尔玛商业购物中心项目已经规
划管理部门批准(济规管地字〔2001〕第166号),一定要拆除,并且早在2002年
3月8日就下发了“拆迁冻结通知”。 

  拆迁的过程显出双方力量的消长——面对社会各界的压力,原定4月8日至30
日的拆迁不得不在4月下旬中止;但在“五一”长假期间,拆迁组突然乘机出动进
行突击作业;到5月7日,在高都司巷已经大部分被拆后,又在各界的呼吁下被迫
中止,拆迁办同意建筑测绘工作者进入现场勘察,但此后的拆迁已是箭在弦上不
得不发了,最后一拆到底。 

  到5月下旬,高都司巷已基本在古城区的版图上消失,关于此事的报道在当地
也戛然而止。 

  今年是济南市实施“五年大变样”工程的最后一年,为了建设所谓的“泉城
特色标志区”,一系列声势浩大的旧城改造工程纷纷上马,该市古城区的另一些
历史街区如县西巷等也面临着与高都司巷相似的命运。 

  记者近日赶赴济南对此进行采访。 

  一条街,浓缩500年历史 

  2002年8月10日,记者在济南市高都司巷拆迁地看到,高都司巷除了1号、3号、
7号等几幢未被列入拆迁方案的老房子外,其他部分已经被推土机夷为平地。打桩
机已经进场,附近的一位居民说,每次打桩的声音都像六级地震。 

  在拆迁现场,遍地瓦砾及裸露的青石板诉说着这条古巷昔日的辉煌和今日的
凄凉。 

  高都司巷位于济南市省府前街以西,北与启明街相连,路中与将军庙相接,
西与太平寺街、东与鞭指巷相邻,总长约200米。 

  济南以泉水美誉天下,所谓“72名泉”,泉泉皆景。作为省政府西侧惟一成
片的古建筑群,该巷与清末民初已经形成济南繁华的商业街区、有“家家泉水、
户户垂杨”之称的芙蓉街及鞭指巷等共同形成古街组合,虽历经数百年社会动荡、
风雨侵蚀,许多古民居已翻修或翻建,但从整体上保留了老济南的基本面貌与特
征:富丽或雅致的宅院,木棂门窗,石雕奇花异卉、飞禽走兽;砖雕人物古玩、
福寿如意,精美考究,深具齐鲁文化底蕴。 

  据文物专家考证,高都司巷已有数百年历史,有的建筑长达500年。 

  “我感到莫名的悲哀。”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铭说。他为了挽救高都
司巷,曾多方奔走,到处游说。“讨论会、协调会大大小小开了多次,每次都提
意见,根本没用。”他摇头。 

  他用专家的眼光看,虽然高都司巷的南端因为泉城路的改造被拆除,但从总
体来说整条街道保存原貌较好,而且几幢民居的建筑模式是济南历史上独一无二
的,如果拆掉这样一条历史悠久且富含地上文物的古巷,“济南市就再也找不到
如此大规模的古建筑群了”。 

  “这条街浓缩了近百年来济南商业发展的历史。”山东大学教授、省民俗学
会会长李万鹏告诉记者,高都司巷曾经是一条典型的商贾官宦生活住宅区,汇聚
了清末民初的一些大民族资本家和金融业、化工业、毛巾业的代表人物,其后人
多居于此,较少迁移变化。济南清代的钱业公会会馆福德会馆就曾经坐落在该巷
19号,是道光年间金融业发展情况的缩影。 

  高都司巷双号10-26号———汇源里黄家大院,这里的吉泰号估衣铺是济南
历史上最重要的大商号之一,经营范围曾经到达北京及青岛等城市,该院以里分
为主道,两侧为院落,院套院,街连院,共包括6个大院落,近300间房子,是一
个近代风格的里弄,不同于北方典型的四合院,具有当时时代的鲜明特色;而26
号曾经住过的裕华文具店老板,一度将分店开到上海和新加坡,公私合营时政府
给该店的估价竟达4亿元(按现值折算)! 

  济南是国务院1986年批准的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989年,该市编制了
《济南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直到1994年才得到国家文物局及建设部的批
复,并纳入到济南市的城市总体规划中。 

  一双腿,跑不过推土机 

  历史街区是申报我国历史文化名城的必要条件和重要组成部分,是历史遗存、
历史风物的直接承载者,而且受到规划保护。一位民俗学者说,济南市之所以申
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取得成功,在历史街区方面主要有三条依据,一是以司里
街与所里街为代表,与黑虎泉泉群结合在一起;二是以剪子巷为代表,与趵突泉
水系融合;三是以芙蓉街为代表,与曲水亭、王府池子、芙蓉泉等结合在一起的
历史风貌区。 

  近年来,前两处古街区已相继被拆,司里街与所里街地区盖起了住宅楼、银
行及烟草公司的办公楼;剪子巷原来是一片完整的古民居,现在搞商业开发,沿
街店铺林立,保存完好的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板桥也于2000年被拆毁,取而代之的
是一座被行家认为“粗俗无比”的拱桥。 

  山东建筑工程学院教师姜波1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搜集整理济南城老房子的资
料,对古城区的街区变化了如指掌。他下了一个结论———“全市保存较好的成
片古街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已经拆得差不多了”,他说,因此“高都司巷才显
得弥足珍贵”。 

  几年前,济南考古所的李铭曾经参与组织了一次济南市地上文物的摸底普查,
主要是文物古迹如庙宇、会馆、殿堂等单个建筑。“调查证明,济南的文物底子
较薄”。因此,他打算对成片的古街区,特别是较为典型的四合院做一次调查,
向有关部门提出系统的保护意见。 

  李铭现在后悔这个工作做晚了,他的普查从去年年底开始,到目前为止已基
本结束。“上一次普查时成片的四合院还不少,现在已经拆得不像样子。”他不
无惆怅地说。 

  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参与济南市城市规划的山东省省会规划建设委员会专家
组成员、高级工程师于书典说,1983年的济南城市规划方案中曾经把司里街和所
里街规划为受保护的历史街区,但现在都“改造”光了,“定了要保护的,目前
没有拆光的有代表性的只有芙蓉街一处”。 

  “不但规划中要保护的得不到保障,没有列入保护名单的更是凶多吉少,仅
仅靠一双腿跑根本跟不上推土机的速度。”在高都司巷拆除的过程中,李铭曾经
多次到现场调查有价值的文物,但他走到哪里铲车就跟到哪里,“我上午去,他
们下午就拆”。 

  因为象征“殖民主义”,拆了老火车站? 

  对高都司巷是拆是留的争议触动了很多人的情绪积淀,就像姜波所言,“眼
看着自己倾注了多年情感的东西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了,心理伤害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受到伤害的不止他一个人。 

  已在高都司巷住了60年的姚居洁今年80岁了,他和81岁的老伴郭秀芬不得不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被迫与住了一辈子的故居永别。他们舍不得院子里那棵树龄
百年的石榴树,临走时此树正红花绽放,两位老人对着树燃香叩首,一步三回头。 

  有人认为,高都司巷的“寿终正寝”让人格外痛惜,还因为在济南城中,真
正能让市民触摸到历史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这是一些让济南人隐隐心痛的记忆———济南城完整的古城墙于上世纪50年
代被拆;省府前街的张养浩故居、山西会馆、元末明初的正觉寺等古迹于“文革”
时候遭到空前劫难;1992年,济南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具有80多年历史的典型
日尔曼风格的济南火车站被拆除,而原因之一竟然是———“殖民主义的象征”
;此后不久,兼具南北园林神韵的万竹园前院被拆;上世纪50年代初规划界达成
的有关古城区内建筑物高度不得超过8层的共识成了空谈,著名的佛山倒影(在大
明湖可以看到千佛山的倒影)景观,由于视廊线内出现了几幢高层建筑,美感受
到严重影响。 

  “济南的古街拆得很多,剩下的已经很少了。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名城,在拆
旧建新之前必须认真听取专家的意见。”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曾经
使著名的山西平遥古城得以完整保留并成功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同济大学教授
阮仪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中国的历史文化不是
保护得太多,而是太少了,济南则是太太少了!” 

  在高都司巷居住了20多年的山东大学民俗研究所讲师李浩博士说,除了一些
对老街有着特殊感情的老人,大部分居民愿意搬迁,但前提是安置措施必须到位
;另外,如果政府能够对这些房屋加以修缮,改善其外观及内部条件,居民还是
愿意在当地居住。 

  古街风貌和繁荣城市风貌的冲突 

  2000年12月22日,国务院批准了济南市城市总体规划(1996-2010),该规
划指出,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济南市要加强对文物古迹、历史性街区、传统风貌
地区的保护,形成名城保护的完整体系。 

  2001年,济南市委、市政府在“十五”计划中明确提出:要建设“泉城特色
标志区”,其中“西门地区-泉城路-南门”地区被确定为“济南中心商业区”,
要“体现繁荣都市风貌”。 

  为此济南市从2001年以来,启动了泉城路改造、高都司巷拆迁、大明湖扩建、
县西巷拓宽改造等多项工程。由于泉城路处于济南古城区的中轴线位置,恰恰与
多个古街区接壤,如芙蓉街、高都司巷、省府前街、县东巷、县西巷、宽厚所街
等,由于城市总体规划的定位,泉城路周边要打造全市商业中心,因此百年古街
高都司巷也不得不服从这一“大局”被拆,其他古街的命运也难以预测。 

  目前惟一被列入济南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传统历史街区芙蓉街—曲水
亭街区在2001年济南市对外招商项目上仍被列为“房地产开发”,一些非常具有
特色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老字号店铺从此厄运临头,济南历史上第一所镶牙馆、
百年老字号“经文”布店、“宏济堂”药店等纷纷被拆除。 

  而在该街的北面却矗立起了几座仿古建筑。“梁思成先生曾经要求对古建筑
延年益寿,不能搞‘返老还童’,”清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
委员会委员朱自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历史街区的更新改造必须按传统风貌
恢复,就像镶牙齿,不能把好牙坏牙一起拔光换上满口假牙;也不能把坏牙拔掉,
只镶金牙。仿古建筑很多都是假古董,北京琉璃厂的仿建就是一个典型的败笔。” 

  搁浅的解决方案 

  根据专家统计,中国的历史街区大都位于一座城市老城区的重要位置。由于
城市化的浪潮,老城区往往又是一座现化城市的人流、物流中心或商业繁华地段,
可谓寸土寸金,为商家必争之地。因此沃尔玛与万达集团才对紧临泉城路的高都
司巷情有独钟。 

  但商业中心的定位使面积本来就极为有限的古城区的人流及车流更为拥挤,
对交通流量的控制也极为不利,也对古城区历史风貌的保护造成极大影响。 

  因此,一位城市规划专家曾经在济南市城建、文物等部门召开的有关拆迁高
都司巷的协调会上提出两套方案:一、高都司巷不能拆,更不能建大型商场,应
该在古城区外另行选址;二、如果非要拆,也不要盖超市;而且一定要把老街原
有历史风貌保护好,特别要注意把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建筑集中在古巷北部保护。 

  据一位与会人士向记者透露,该专家的提议得到认可,可后来不知道出于什
么目的,最后还是“拆字当头”的方案得到实施,高都司巷终于没能幸免。 

  罗哲文先生认为,解决城市开发建设与文物古迹及历史街区之间日益紧张的
矛盾,另辟新城、另建新城,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建设的最理想方式。采取这
种办法,“古城可以得到较好的保护,新城新区也可得到合理的规划,良好的发
展。”李万鹏教授说,如果济南市的发展只围绕着狭小的古城区做文章,整座城
市的可持续发展性就会逐渐丧失。 

  在记者采访期间,山东省省长张高丽主持召开了济南市的城市规划研讨会,
会议邀请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及中国
城市规划研究院的部分专家。 

  据与会的一位政府官员透露,会议提出了济南市城市发展的十字方针,即“
西进、东创、中疏、南控、北待”,其中“西进”就是要在城区西部另建新城或
新区,未来的定位是山东省的政务、物流及文化体育中心,省直机关将进驻该区。
如果这个规划能够得到实施,将为老城区的保护及发展提供足够的空间。 

  《大众日报》摄影记者李楠在高都司巷的四合院及胡同里长大,最近他的女
儿参加了一个关于“泉城未来”的征文,其中有关老济南风情的描写怎么写他都
觉得不到位。 

  “我知道,她找不到那时的感觉。”李楠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高都司巷
内,掀开石板就是汨汨清泉,清澈见底,渐汇成溪,妇女在河边洗衣,老人在树
阴下纳凉,他和小伙伴们则趟水玩耍。 

  ———“那才是老济南的风情哩。” 

  南方周末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