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行走西班牙》     回二闲堂  回目录




格兰哈园(La Granja)位于塞戈维亚城南约十公里处的小镇圣伊尔德封索(San Ildefonso),距马德里西北八十公里,是西班牙国王菲力普五世在十八世纪初按照巴黎凡尔赛宫的巴洛克风格营造的一处皇家园林建筑,人称“小凡尔赛宫”。

从塞戈维亚长途汽车站每天有十四班车(周末班次略少)发往圣伊尔德封索—格兰哈园,行程约二十分钟。

宫殿建筑:周二至周日,每天十点至十八点开放;周一闭馆。门票:五欧元。

园林建筑:每天十点至二十点(冬季至十九点)终年免费开放。





蓝色标记为马德里
红色标记为塞戈维亚
绿色标记为格兰哈园

帝王也怀乡:记格兰哈园(La Granja)


  尽管在塞戈维亚只能逗留一天,尽管明知周一园中的宫廷照例关闭,但我们还是抽出几个小时去看了一趟塞戈维亚城南的格兰哈园。许多年之前,我在德国读书的时候去过巴黎,见识过法王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就园林的格局而言,就宫内的陈设和装饰而言,仿照凡尔赛宫的格兰哈园真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况且宫内无非是收藏了一些钟表和当地作坊制造的玻璃器,看不看并不打紧。特地到这里来一遭为的是体会一番帝王怀乡的愁绪。

  格兰哈(Granja)在西班牙语里是农庄的意思。这里和塞戈维亚一样,都是位于山岗的西北坡上,因为朝向好,且又丛林密布,早就是卡斯蒂亚皇家的猎场。国王亨利四世在十五世纪还修建了专门围猎的行宫。伊莎贝拉女王尚未成事,被她的同父异母兄长恩里克二世放逐在塞戈维亚的时候,她曾将这片地方赏给教会建立农庄收租,因而有了格兰哈这么个名称。

  至于为何将过去的农庄改建成皇家的园林,而且还要一式一样地按照法黎的凡尔赛宫仿建,这就不得不从法国波旁王室来西班牙继承皇位大统的菲力普五世(1683-1746)说起。

  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室有个陋习就是近亲结婚。当然,这也是有例在先,特拉斯塔马拉王室(Trastamara)的伊莎贝拉一世也是和表弟费迪南德二世结成夫妇,而且奠定下直至今日西班牙天下的版图。或许是近亲结婚的后果,他们的女儿胡安娜早年情绪就不稳定,最终在一系列人生的失意中精神崩溃,史家称其为疯女胡安娜。到了哈布斯堡王室入主西班牙之後,伊莎贝拉一世的孙子,也就是疯女胡安娜的儿子,西班牙卡洛斯一世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洛斯五世,为了保持王权的集中和广大疆域不落入他人之手,皇室成员之间的联姻结亲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例如伊莎贝拉一世和费迪南德二世最小的女儿,阿拉贡的凯瑟琳嫁给了英王亨利八世,生下了英国的玛丽一世,即史称“血腥玛丽”。玛丽既然是卡洛斯姨母的女儿,和卡洛斯一世便是姨表兄妹。可是卡洛斯一世的儿子菲力普二世居然迎娶了玛丽。又例如,菲力普二世的姐姐,史称奥地利的胡安娜,嫁给葡萄牙的王储胡安,却是自家的表哥,生下了遗腹子萨巴斯蒂安一世。由于祖父母是葡萄牙的约翰三世和哈布斯堡的凯瑟琳,外祖父母是西班牙卡洛斯一世和葡萄牙的伊莎贝拉。所以他不像一般人有八位曾祖,而只有四位。

  这样的近亲结合,必然导致后代体质的孱弱和遗传病症的显现。等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皇室王位传到卡洛斯二世(1661-1700),这个国王已经长得不像个人样了,西班牙史称“中魔者”(El Hechizado)。卡洛斯二世是西班牙国王菲力普四世之子,母亲为奥地利皇后玛利亚·安娜(1606-46)和表亲费迪南德三世的女儿玛利安娜(1634-1696)。玛利安娜则是菲力普四世的侄女。因而玛丽亚皇后既是他的婶娘,又是他的外祖母。他出生时,他的四位长兄都已去世,于是成为西班牙王位唯一的继承人。因为近亲结婚的缘故,卡洛斯二世身患多种遗传病,不但智力低下,而且患有严重的癫痫症,体制虚弱得随时可能死亡,根本谈不到受到良好的教育。他是哈布斯堡家族传统的下颚前凸症最严重者,由于下巴过大而无法咀嚼,据说他进食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免得叫侍从和下人看到耻笑,他的舌头也大得讲话无人能懂。卡洛斯二世到五岁才断奶,由于跛足,到十岁才会走路。总之,几代的王室近亲联姻使卡洛斯二世在心理和生理都极不正常,相貌甚至可以说有些可怕。

  由于卡洛斯二世天生不育,西班牙王位就成为西班牙乃至全欧洲的重要问题。当时有权继承西班牙王位的有三位:分别是法国安茹公爵菲力普(法王路易十四的次孙)、巴伐利亚的约瑟夫·斐迪南亲王(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外孙)和奥地利的卡尔大公(皇帝利奥波德一世次子),他们的继承权都是因为与西班牙国王菲力普三世的血亲关系。

  按照王位继承长幼有序的原则,路易十四的母亲和妻子都比利奥波德的母亲和妻子年长,安茹公爵菲力普应该有优先权,但奥国方面认为,路易十四的妻子玛利亚·特丽萨嫁到法国时已经明确宣布放弃对西班牙的王位继承;可法国王室称,当年的协议是以陪嫁为前提,西班牙王室却一直没有给付。路易十四当年如日中天,很希望利用这次孙子菲力普继承大统的机会掌握西班牙的王权。奥地利的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当然也不退让。由于法奥两强争执不下,一六九八年十月,法国、英国和、荷兰在海牙签定条约,承认巴伐利亚的约瑟夫·斐迪南亲王为西班牙王位和除意大利以外西班牙领土的继承人;法国得到意大利的西西里和那不勒斯,奥地利得到米兰。但利奥波德拒绝承认此条约,仍然支持次子卡尔大公继承西班牙王位。次年初,卡洛斯二世立下遗嘱,承认巴伐利亚的约瑟夫·斐迪南亲王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权。遗憾的是,同年二月,巴伐利亚的约瑟夫·斐迪南亲王去世。

  于是法国、英国和荷兰签定了第二份条约:承认卡尔大公为西班牙王位和除意大利以外西班牙领土的继承人;法国得到西班牙在意大利的领土,但此一条约再次遭到利奥波德的拒绝。西班牙的王室贵族则希望保持西班牙帝国的完整,赞成由安茹公爵菲力普为继承人,不过又担心法国对西班牙的控制,提出继承的条件是菲力普和其後人必须放弃法国王位的继承权。身不由己的卡洛斯二世在周围王室成员的逼迫下再立遗嘱,指定波旁王室的菲力普为继承人,可暗中他却不无辛酸地说:“朕已经一文不值了。”

  读史读到这里,不禁让人戚然:一个智能低下的君主居然也能醒悟到自身的悲哀,看来天下王权争斗的残酷和冲突的浅白道理,傻瓜都能明白。

  一七OO年十一月一日,卡洛斯二世去世,得寿只三十有八,对于一个如此近亲结合的生灵,似乎也不能说是短寿。至此,卡洛斯一世于一五一六年开创的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经几代君王从极盛而走向衰微,终于完结。法国的安茹公爵菲力普于次年在法军的保护下在西班牙即位,史称菲力普五世,开始了西班牙的波旁王朝。时至今日,一九七五年于佛郎哥身後复辟的胡安·卡洛斯二世仍属波旁王朝的嫡传,香火并未中断。

  当然,菲力普五世登基之後,奥地利并不心甘,英国和荷兰对法国波旁王室入主西班牙也心怀不满,其後便爆发了一场以西班牙王位继承为焦点的欧洲大战。战事持续十余年,英国于一七一三年同法国签定『乌得勒支和约』,次年神圣罗马帝国与法国签定『拉施塔特和约』,战事方告结束。不过那又是另外一桩故事了。

  那么回过头来,再看看这位以其祖父的威权和西班牙王室的苟同而登上王位的西班牙国王菲力普五世。

  菲力普五世降生在巴黎凡尔赛的深宫之中,又是路易十四的王孙,甫出生便封为安茹公爵,并因是卡洛斯二世的姐姐玛利亚·特丽萨的孙子而继承了西班牙的王位。

  菲力普五世即位後,曾帮助波旁王室在波兰王位继承战争中赢得土地,并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夺下拿波里和西西里,从奥托曼帝国手里夺得奥兰(位于今阿尔及利亚西北)。在其王位的後期,西班牙得以在简金斯之耳战争(Guerra de la oreja de Jenkins)中成功地抵抗英国军队对西班牙在美洲领地的入侵。与哈布斯堡王室末期在西班牙的萎蘼不振相比,菲力普五世似乎带来一点点起色。

  不过,菲力普五世到西班牙即位的时候已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或许是深宫给他留下美好的印象,当然,还有祖父路易十四的雄风,在在都使这个少年君王不能忘却凡尔赛的美好。而且他原先根本不懂西班牙语,在西班牙使节面见新王时,只能由身边的祖父路易十四提调。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使菲力普五世不时感到自己是个外乡人,于是他决心在他为王的国度里也学祖父,营造一处与故乡同样风格的皇家园林,聊解乡愁。

  一七一九年,菲力普在瓦尔散的夏宫焚于火灾之後,他就从僧人手中买下了这片称为格兰哈的土地,并开始召人设计。

  工程于一七二一年动工,全面模仿凡尔赛的建筑风格,前庭入口采用三面包围的庭院式,后面有规模不小的花园,花园里的阶形水池中也有神人神兽喷水雕像,可惜我们来的时间不巧,整个阶形水池正在全面整修,没有看到水柱喷花的壮观景象。整个建筑群以皇宫为主轴,周围布有林地,林地中又有隐含其中的花园,和凡尔赛宫的布局别无二致,只是规模小了许多。

  也和凡尔赛宫一样,起先格兰哈园只是作为皇家避静的行宫,後来却成为皇家处理国务的中心。其原因是一七二四年,作了二十多年西班牙国王的菲力普五世倦勤,不想再作这个异国的君王,于是年纪才有四十出头,就将王位传给长子路易,自己当太上皇,准备长年居住在格兰哈园。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当年儿子路易就死于天花,菲力普五世在续弦王后伊莎贝拉·法内丝的挟持和怂恿下,不得不再登皇位。这时,菲力普大约已经舍不得离开格兰哈园了,于是就召朝廷的王公大臣到格兰哈园来入禀听宣,此後的二十多年,格兰哈园确是热闹了一番。

  在修建格兰哈园时,最早是采用西班牙建筑设计师特奥多罗·阿德曼斯的方案,在其一个侧面的中部连接一座小教堂,在二期工程中,大约一七二八到一七三四年间,采纳安德烈·和瑟姆若尼奥·苏必萨蒂的设想将其扩大,两侧加入院落,後由皇后伊莎贝拉从都灵推荐来的著名建筑设计师菲力普·胡瓦拉最终拍板定案。

  一七二四年菲力普五世退位,以及後来再行复位後,都需要在格兰哈园附近有一个国王和近臣见面和休憩的场所,因此在小镇圣伊尔德封索大事扩张,修建了不少王公大臣们的住所,还有御林军的营寨,以及皇家教堂。甚至在一七二八年还建立了一所专为皇室生产玻璃器的作坊,其匠人是迁自托莱多一家有名的商家,而由于当地林木茂盛,不愁燃料木材,又有皇家的支持,这家玻璃作坊很是盛极一时。

  或许,年纪越大,思乡的愁绪越浓。菲力普五世再也不愿意回到马德里,死后也不愿意和哈布斯堡王室的诸王一起葬在埃斯柯利亚皇家陵寝。一七四六年,遵照本人的意愿,他死後就葬在格兰哈园的小教堂中。菲力普五世的皇子,第一任皇后玛丽亚·路易莎所生的费迪南多六世继位後,将圣伊尔德封索的格兰哈园留给他父皇的继室伊莎贝拉。一七六六年伊莎贝拉死后,格兰哈园回归伊莎贝拉的儿子,当时的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

  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处格局恰似凡尔赛宫的皇家园林,背后隐匿的却是两百多年前一颗思乡的心。

  怀乡之心人人有之,无论帝王,无论臣民,无论古今,也无论中外。


格兰哈园皇宫正面图
格兰哈园皇宫正面图

西班牙国王菲力普五世画像
西班牙国王菲力普五世画像

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画像 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画像

法王路易十四画像
法王路易十四画像

著名建筑师菲力普·胡瓦拉的石雕像
著名建筑师菲力普·胡瓦拉的石雕像

王后伊莎贝拉·法内丝画像
王后伊莎贝拉·法内丝画像



《五月行走西班牙》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