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十日谈》     回二闲堂  回目录








玛雅的文字




  玛雅语是当今记录和研究最完善的语言文字之一,而且这种五千年前就开始使用的人类语言如今还有至少六百万人作为自己的母语。当然,所谓的原始玛雅语和今天的现代玛雅语还有很大的不同,不过两者一脉相承,后者完全是从前者中衍生发展出来的。其中以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尤卡坦语支最为发展,而塔巴斯柯地区的乔尔语支据认为与书写记录的古玛雅文献所用的“原玛雅语”最为接近。

玛雅语的衍生和发展

  在哥伦布之前的中美洲(玛雅文化的分布地域大体在墨西哥、玻利兹—即前英属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境内,见“玛雅文化疆域图”),玛雅语是以一种特殊的玛雅象形文字记录的(如上面图中的示例)。这种玛雅文献在古典时代(公元二百五十年—九百年)最为通行。现存一万多件玛雅文献记录包括在建筑、陶器,以及书写在树皮上的文字。书写在树皮上文字记录称为“写本”(Codex),而其中又以现存德国德累斯顿、西班牙马德里和法国巴黎等地的六份“写本”最为有名,并以藏地命名,称为“德累斯顿写本”、“马德里写本”等等。欧洲殖民统治之後,玛雅语以拉丁字母转写的方式仍旧记录了许多玛雅历史文化的内容。这些记录成为如今了解玛雅古文化的珍贵文献。

  玛雅文献在欧洲殖民时代遭到很大的破坏,其中尤以教庭派驻尤卡坦半岛的迭各·德·兰达主教(Bishop Diego de Landa, 1524-1579)的异教整肃最为致命。为了取缔玛雅人的偶像崇拜习俗,一五六二年七月十二日他在驻地马尼(Maní)进行宗教审判,焚毁五千多件玛雅神像,以及大量玛雅文书。仅有几件所谓“前哥伦布时期”的文书得以留存,这就是上面所说的“玛雅写本”。

  但是,兰达主教的《尤卡坦诸事之关系》(Relación de las Cosas de Yucatán)一书因其记载了许多有关玛雅文字的内容也成为后世解读玛雅文字的入手指南。兰达有两位玛雅王朝上层人物作顾问,他们熟谙玛雅文化,因此得以记载下与西班牙字母对应的玛雅象形文字。后世学者通过研读逐渐发现兰达的记录并不准确,到二十世纪中叶,学者基本认定兰达的转写玛雅字符并非字母,而是音节。其後,俄国语言学者尤里·科诺罗索夫和其他玛雅学者的研究终于将玛雅文字解读成功。

  如今,我们在玛雅考古遗址中所见的说明都是以西班牙语、玛雅语和英语三种文字加以解说。当然,这些玛雅文并非是用古代的玛雅象形文字,而是用拉丁字母转写的了。



玛雅写本
玛雅写本(藏德国德累斯顿)

帕兰克玛雅铭文
玛雅铭文(藏墨西哥帕兰克)

迭各·德·兰达主教
迭各·德·兰达主教

迭各·兰达主教玛雅文字手稿
迭各·兰达主教玛雅文字手稿

三种文字考古遗址说明
三种文字考古遗址说明

《玛雅十日谈》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