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行·特莱津余下的故事》     回二闲堂  回目录





特 莱 津 鸟 瞰 图

特莱津城徽


特莱津城旗
特莱津(捷克语:Terezin,德语:Theresienstadt)是捷克境内布拉格以北约六十五公里处的小镇。历史上曾作为防卫城堡,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德国纳粹将它作为看管转运犹太人的隔离区和监狱。



喀希底舞曲(Chassidic Dance)

作 曲:齐格蒙特·舒尔
中提琴:茱丽娅·瑞贝卡·阿德勒
大提琴:托马斯·儒格

齐格蒙特·舒尔(Zikmund Schul, 1916-1944):德国犹太作曲家,生于开姆尼茨,长于卡塞尔。一九三三年移居布拉格,一九三七年开始学习音乐。一九四一年结婚,同年十一月三十日夫妻二人被赶进特莱津犹太人隔离区。一九四四年六月二日舒尔因肺结核病死于该地。该曲作于特莱津。




特莱津余下的故事——写在《象自由一样美丽》的後边

·维一·



刚刚从欧洲旅行归来,就收到林达先生寄来她的新版《象自由一样美丽——犹太人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这本书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捷克共和国境内一个叫特莱津的小镇上犹太人集中营里,时代是六十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特莱津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以北约六十五公里处,无论是自己驱车前往,还是乘坐公共交通,总要差不多一个钟点的时辰。而说来也巧,这次出行到欧洲,我们坐火车从布拉格去德国的德累斯顿,就曾路经特莱津。

我还清楚地记得,十一月十三号那个飞雨的清晨,车过博胡索维采,捷克列车员快步沿着包厢外的走道一路走来,大声提醒着到站的旅客:“博胡索维采,奥里河畔博胡索维采,到特莱津的下车!博胡索维采,特莱津,……”。等他走到我们包厢的门口,看到是外国人的面孔,还特意操起不大灵光的德文说道:“特莱辛城到了,到特莱辛城去在这里下车”。

“特莱辛城,特莱辛城……”,我走出包厢,站在走道上,突然听到背后离我不远的一对正要下车的老夫妻在细语喃喃地念叨着这个小镇的德文名字。我回过身去,会意地向他们笑着点点头。是的,因为我知道 ,在捷克,特莱津已经好久不叫特莱辛城了。

提起特莱辛城,倒是不免让我想起它的旧事。

在捷克,特莱辛城算是位于苏台德地区北部的边界上了。二十世纪以来,为了这块特别的区域,捷克和德国之间多年纷争不断,引出了无数话题,可特莱辛城创建城堡的初因,却是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帝约瑟夫二世为了防御北面的普鲁士人。当时,捷克还在哈布斯堡王朝的卵翼之下,奥地利人自然把捷克的疆界看作是本家的国土,而同操一样德意志语言的普鲁士人却被视作帝国的敌人。

特莱辛城地处易北河(捷克人称拉贝河)与埃戈河(捷克人称奥里河)两条河流的交汇处。企图主宰欧洲的普鲁士铁血宰相俾斯麦曾经说过:“谁控制了波希米亚,谁就控制了欧洲”,可见捷克作为欧洲通衢的重要地位。而特莱辛城则扼控波希米亚北面咽喉地带,这也就难怪约瑟夫二世当时修建这座城堡的决心。修建工程始于一七八O年,费时十年乃成。该城沿袭法国元帅沃邦的军事建筑风格,承平年代可以驻守五千多人,到了战时则可以容纳一万余兵马。城堡占地近四平方公里,以约瑟夫二世的母王,王朝的女皇玛丽亚·特莱希娅(Maria Theresia)的名字命名为特莱辛城(Theresienstadt)。只是特莱辛城堡建成之后并未在此发生什么战事,仅有一八六六年普奥之间的一场小战,后来城堡就兼作监狱之用。



特莱辛城主建筑图(一七九O年绘制)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城堡启用关押政治犯,曾经囚禁过几千名反叛者。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加夫里若·普林西普,这个塞尔维亚青年在塞拉热窝用伯朗宁手枪连发七弹,刺杀了正在当地出访的奥地利大公弗郎茨·费迪南夫妇,从而引发了诸国列强全部卷入的世界大战。而他本人被活捉之后,就被投进了特莱辛城的监狱,一直囚禁到一九一八年因肺结核病死狱中。说来话长,普林西普的这一枪不但打翻了哈布斯堡王朝的旧帝国,还打出了个捷克斯洛伐克的新国家,引出後面特莱津的故事,这恐怕是连当事人当初都始料未及的罢。



加夫里若·普林西普


囚禁加夫里若·普林西普的囚室




加夫里若·普林西普于刺杀王储之后被捕


到了二战期间,德国纳粹政府占领了捷克,利用特莱津原有的监禁设施和城堡建筑,建立了一处犹太人隔离区和集中营,并用小堡区作为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两地盖世太保最大的监狱,关押监禁了十几万犹太人,这就是林达先生那集犹太儿童图画和她翻译的《汉娜的手提箱》的故事所发生的年代背景,至今这仍是关于特莱津犹太集中营最广为人知的故事,也是最直接的个人亲历。这些故事吸引着四面八方的访客,他们带着对故事中小主人公的同情和怜惜,纷至沓来造访特莱津犹太集中营旧址。



一九四二年强迫迁入特莱津犹太隔离区的犹太人


迁入特莱津的犹太家庭


关于二战期间德国纳粹集中营里令人发指的暴行早已耳熟能详,其中尤以德国慕尼黑附近的达豪(Dachau)、魏玛附近的布痕瓦尔特(Buchenwald)、波兰克拉克夫附近的奥斯威辛(Auschwitz-Birkenau)和奥地利境内林茨附近的茅特豪森(Mauthausen)最为人知。二十多年前,我在德国读书的时候就曾到过达豪和茅特豪森集中营的旧址,印象至今依然深刻。不过说来惭愧,如若不是年前林达先生送我那册《汉娜的手提箱》译文,我本不会对特莱津多加注意,如今车过此地也就不会想到下车的旅客竟大多是去那里参观。

至于特莱津犹太集中营的研究报告已有不少,事后的研究和统计可谓详实,拘押及死亡人数一一有据必录,至今有案可查。目前知道,二战期间盖世太保利用特莱辛城作为犹太隔离区,关押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德国、奥地利、荷兰和丹麦的犹太人。虽然这里不是大规模屠杀的灭绝营,主要是作为隔离区和押解的中转站,但收押的十五万犹太人中有三万三千人由于生活环境的恶劣而惨死在这里,八万八千人被遣送到奥斯威辛和其它灭绝营。二战结束时,特莱津的幸存者为一万七千二百四十七人,另外在城堡监狱里大约前后关押过九万人,其中两千六百人庾死狱中。

一九四五年五月九日,苏联红军解放特莱津,被囚人员全部释放。随着捷克全境的收复,在斯大林的首肯授意下,捷克和斯洛伐克重新组合成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此後投入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

按说,後面的故事就应该是如何利用这些史料和实物加以整理编排,建立博物馆,让子孙后代永远不要忘记这段历史的浩劫,特莱津集中营的历史也就可以划上一个句号了。

此後四十多年间,特莱津旧址展览讲述的历史的确就是这样,时间截至到一九四五年五月九日苏军解放集中营为止。局外人也不会认为其中有什么不妥,因为故事前后完整,顺理成章。

然而让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是,特莱津集中营的故事并没有完全结束。特莱津自一九四一年十月十日开始作为犹太隔离区启用,到一九四五年五月九日被苏军解放,大约是三年多的时间,而实际上,特莱津集中营直到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才最终关闭,那么後来这差不多也有三年的时间里面特莱津集中营是在做什么用呢?

看来旧址的展览只讲述了故事的一半,後一半被有意略去不表。几十年来,特莱津作为集中营的这後一半历史一直讳莫如深,不是当局对此三缄其口,就是官方的有关档案暂付阙如。幸而“天鹅绒革命”带来捷克社会的逐渐开放,这段四十多年前的旧事才得以从封尘的档案里流入史家的手中,然后逐渐扩散到民间。让人吃惊的是,过去的种种传闻竟大半被证明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确有其事。这就是一九四五年五月十日以后的故事,也就是特莱津余下的故事。

故事开始之前,应该对其历史背景稍许作些说明。

几百年以前,捷克斯洛伐克原是奥匈帝国治下的一个民族区域。一九一八年奥匈帝国战败解体,根据战胜国的策划,帝国之内实行所谓“民族自决”。据此,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象波兰、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地一样,建立了自己的国家,而沿波希米亚国境北、西、南三个方向的马蹄形区域内居住着上百万德裔人口,这就是所谓的苏台德地区,当时划定在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版图之内。这里的德裔居民有的世代在这里定居,有的还创建了规模颇大的企业,在奥匈帝国时代,尽管也有民族之间的摩擦冲突,但大家同属王朝的臣民,听命于官府的管辖,基本可以和睦共处。而如今捷克斯洛伐克人成了国家的主人,民族热情空前高涨,排外情绪在所难免。二等公民的地位和心境自然引发了德裔民众要求独立或是回归德国的愿望。



标识地带为苏台德地区


特莱津地理位置

其实在二战之前,捷德之间的这种民族矛盾就已日见尖锐,捷克斯洛伐克第二任总统爱德华·贝奈斯(Edvard Beneš)多次表示,最妥善的解决之道就是逐步迁走所有的德裔人口。只是当时境内德裔的人数庞大,有几百万之众,而且在业界占有很大的势力,一时难以实现。但这个不容回避的现实矛盾引发了欧洲大国的焦虑,尤其是希特勒上台之后,纳粹势力日益膨胀,希特勒“回归帝国”(Heim ins Reich)的政策得到许多苏台德地区德裔居民的共鸣,这就为日后希特勒以此为籍口,要求收回苏台德,进而吞并捷克的野心埋下了伏笔,苏台德地区的归属和德裔人口的去留渐成国际焦点。

一九三八年,英法两国出面调停,结果却是排除捷方政府在外的“慕尼黑协定”。英国首相张伯伦等人息事宁人的绥境政策纵容了希特勒的野心,终于让他放胆占领苏台德,进而入侵捷克,并将斯洛伐克从刚刚成立二十年的共和国内分离出去,从而揭开了二战全面爆发的序幕。

德国占领捷克期间,捷克的各派抵抗组织大多认为,解决苏台德地区德裔问题的终极手段仍旧是驱逐他们出境,这项要求在一九四三年得到贝奈斯在伦敦领导的捷克流亡政府的认同,并开始在盟国里寻求支持。贝奈斯多次向斯大林、邱吉尔和罗斯福直言不讳地表示,他参战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驱逐在捷克的德裔。计划曝光之后,抗击德国纳粹的苏台德德裔抵抗组织表示了抗议和不满,但盟国中苏、英、美几个举足轻重的大国对于战后如何迁移苏台德地区德裔人口的实施方案都没有公开表示明确的首肯。

到一九四三年底,德国在其东部战场上的败绩已然明显,这时出访莫斯科的贝奈斯与斯大林签署了捷克斯洛伐克和苏联的互保条约,这个条约也规定了战后双方的合作,苏联成为捷克斯洛伐克的后盾。贝奈斯还与斯大林达成驱逐苏台德地区所有德裔人口、部分驱逐斯洛伐克南部七十二万匈牙利人,以及没收其财产的决定。

随着二战的进展,这个计划逐步得以实施。一九四五年五月五日,美国巴顿将军所辖第三集团军的十五万兵马已经挺进到波希米亚西部重镇皮尔森(Plzeň),距布拉格只有三五个小时的路程,先头侦查部队甚至抵达布拉格以南二十公里处。同日,布拉格城中的居民开始起义反抗纳粹政府,巴顿将军也希望迅速率部挥师东进,一举解放布拉格。但他请示欧洲盟军最高长官艾森豪威尔将军之后,得到的答复是根据雅尔塔协定和苏军参谋总长的坚持,布拉格应该由苏联红军解放,毋需美军染指。巴顿将军只好做罢,将解放捷克的战功拱手让给了当时还在摩拉维亚东北部的苏军元帅科涅夫。五月九日苏军部队进入布拉格,此时德国已经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同日,布拉格以北不远的特莱津也由苏军一并解放。斯大林在捷克战场上的胜利不仅是军事上的,也是政治上的,捷克斯洛伐克此后成为苏联的势力范围。

不过在这个时候,有关德国占领与重建问题的波茨坦协定还迟迟没有签定,其中关于捷克境内德裔人口去向的条款也没有写入协定。捷克流亡政府一方面在几个大国之间游说沟通,一方面已经遣送人员跟随苏联红军进入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开始实施贝奈斯的计划:要“毫不留情”地将境内德裔人口全部驱逐出捷克的领土。在此号令下,自一九四五年四月五日起,就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部分解放地区开始镇压和抓捕非捷克裔和非斯洛伐克裔的人士。境内的德裔和匈牙利裔平民遭到屠杀、驱逐和关押。当地开设人民法庭进行审判,剥夺民权,抄没财产,投入劳改营,在德裔和匈牙利裔的企业和农庄里配备政府的监管人员。这就是贝奈斯开创的“重新斯拉夫化运动”。

一九四五年五月十六日,贝奈斯回到布拉格,在老城对欢迎民众作演说。这次演说可以看作是这项政策的总体指导方针,他说:“我们必须……毫不留情地消灭捷克的德裔和斯洛伐克的匈牙利裔人口。在捷克和斯洛伐克的统一民族国家利益的容许下,我们必须将他们全部消灭掉。我们的目标是在文化上、经济上和政治上彻底非日耳曼化。”

布拉格军方的命令是“从历史上的边境内驱逐所有日耳曼人”。在发布的“边境区域捷克斯洛伐克士兵十大纪律”中说:“日耳曼人依然是我们的死敌。不要停止对他们的仇恨,……,在他们面前要像胜利者一样,……,狠狠地处罚日耳曼人,……日耳曼的妇女和希特勒的青年也要对德国人的罪行负责。对待他们就是要毫不留情。”

六月十五日,捷克政府正式发布命令,启动大规模驱逐苏台德及其他德裔人口的计划。捷克国防部长于七月二十七日发布一项密命说:遣送的规模应越大越好,并且必须尽速执行,要造成一种“既成事实”,免得夜长梦多。因为他们得知,英美方面正在提议商讨迁移德裔人口的时间和方式。按照英美的意见,要用五年时间逐步迁徙捷克境内几百万德裔人口。



二战之后被驱逐的苏台德地区的德裔人家


一九四五年的八月二日,盟国各方终于达成协议,在柏林近郊的波茨坦签署了协定,捷克政府全面驱逐境内德裔人口的要求也终于加入波茨坦协定。但就在这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经历了最糟糕的混乱局面。捷克境内发生多起任意屠杀非斯拉夫人的暴行。有的强迫挖掘自己的坟墓,然后枪杀掩埋;有的将妇女和儿童从桥上投进易北河,然后开枪射击;有的是整个几百人的村庄被全部“清洗”消灭。

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在一九四五年战后迅速建立了一千二百一十五个拘留营,八百四十六个劳改中心,和二百一十五个监狱。据统计,捷克境内的德裔人口,有三十五万人进过少则一个,多则几个这样的拘留机构。

在这种大形势下,特莱津也毫不例外。犹太人隔离区撤销的第二天,即一九四五年五月十日,特莱津城堡没有清静片刻,就又反过来成为关押德裔的拘押所。当天第一批牢犯押解到这里,其後这里前后关押过几万德国人,其中当然有象亨利希·约克尔这样的纳粹份子、以前的特莱辛城官员和SS冲锋队队员,但更多的是仅仅因为德裔而遭关押,其中不乏只有几岁的儿童和年迈的老人。

其实早在一九四六年就有人开始揭露事实的真相:

“有十五万人以上生活在拘留营,其中一万六千多名是十五岁以下的儿童。”

“他们生活在狭窄的空间里,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从四岁到八十岁。最可怕的是婴儿,瘦骨嶙峋的母亲站在旁边。两个老妇人躺在那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战后捷克斯洛伐克最坏的拘留营之一就是原先纳粹的特莱津集中营。其条件之恶劣可以引述曾经在这里 被拘禁过的犹太人H·G·阿德勒的话说:‘……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孩子和少年,他们被关押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是德裔。只因为他们是德裔……?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叫人害怕,我过去好像听到类似的话,只是其中犹太这个词换成了日耳曼而已……。’那里的生存条件一点不比德国人的集中营好到哪儿去。”

零星的记载表明,特莱津拘押德裔人口的初期,由于疾病、缺乏食物和非法的屠杀事件,关押的犯人死亡率极高。

一九四五年七月之后,集中营转手到捷克内政部。一九四六年起,拘押所的人犯逐步转到德国,特莱津因其地理位置而再次成为重要的囚犯转运中心,只不过这次不是运送犹太人,而是运送捷克境内的德裔人口了。据后来的不完全统计,在这场大清洗中至少二百四十万德裔的捷克居民被驱逐出境,还不包括在驱逐行动中被非法屠杀、监禁致死和因冻饿疾病而死的人数



一九四五年战后被驱逐的德裔难民在行进中


这场规模浩大的“大驱逐”行动在欧洲持续了几年,不单是在捷克,而且在其它地区也有发生。只是因为欧洲政局里的铁幕降临和东欧阵营对言论的箝制,对于这场驱逐行动的舆论声音才渐次减弱,以至最终完全听不到了。



从但泽(今波兰格但斯克)驱逐的德裔难民


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九日,随着捷克境内的德裔人口被完全驱逐出境,特莱津集中营的作用才算最后完结,终于正式关闭,然而这个时期拘押驱逐行动的官方档案在捷克政府严密掌控下完全不为外界所知。随着时间的流逝,资料越来越难于发现,知情的人越来越少,只有只言片语流传在少数亲历者和他们亲友的口中。

如今,经“天鹅绒革命”催生的捷克政府采取了开放的态度对待历史上的民族恩怨,解禁了官方的档案资料,特莱津余下的故事这才得以渐渐显露出来。一九九七年,特莱津集中营的展览终于添加了关押德裔人士的记录和报告,总算也给这段历史一个小小的位置。可惜的是,这个时刻来得有些太晚,五十年过去,不要说活生生的亲历故事都已付与如烟的往事之中,就是基本的数据统计和个案调查都难于下手。

然而我感到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设想:在特莱津关押的德裔儿童里,肯定也应该有象汉娜和她的哥哥乔治那样的孩子,他们也会有一只手提箱,他们也会画出差不多同样美丽的图画,只是恐怕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得知了。

我读《象自由一样美丽》的故事,喜欢那些犹太孩子,但我也很想听到在犹太孩子之后进入特莱津的德裔孩子的故事。因为他们同样都是孩子,同样都是鲜活的生命,同样是无辜的,同样不属于任何政治,不因为他们是犹太人,也不因为他们是日耳曼人。

其实,历史本身是一个完整全面的实体,它不会因为人的观察而改变。但人的观察却会因为心中的壁垒而改变历史映射出的色彩和形状。

发掘历史固然不易,不遮掩历史才是最难的。车过特莱津,我有这样一个念头,算是对《象自由一样美丽》故事的一点补注。

但愿这补注不是多余的。


二闲堂,二OO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象自由一样美丽》书影
作 者: 林达
书 名: 象自由一样美丽
副标题: 犹太人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ISBN: 9787108027191
页 数: 230
定 价: 38.0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装 帧: 平装
出版年: 2007-9



注释:

① 博胡索维采(Bohusovice nad Ohri):铁路线上距特莱津最近的车站,离特莱津尚有三四公里的路程。当年驱赶到特莱津隔离区的犹太人大多是用火车运送到博胡索维采,然后步行或是再用其它车辆载送到目的地。现在开辟的旅游专车可以直接抵达特莱津,但仍有不少游客宁愿重走当年的火车路线。

② 玛丽亚·特莱希娅(Maria Theresia,1717-1780)奥地利摄政女大公爵、匈牙利、克罗地亚及波希米亚摄政女王、神圣罗马帝国女皇,嫁与洛林王室的弗郎西斯。理论上说,她是哈布斯堡王室的最后君主,其子约瑟夫二世属洛林王室,继承她的王位,从而形成哈布斯堡—洛林王朝(von Habsburg-Lothringen)。

③ 加夫里若·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1894-1918),波斯尼亚人,塞尔维亚族民族主义者。他经过两个月的预谋,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在萨拉热窝街头刺杀了正在对萨拉热窝进行访问的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这被称为萨拉热窝事件,该刺杀行动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最终导致战争的爆发。

④ 爱德华·贝奈斯(Edvard Beneš,1884-1948):捷克斯洛伐克政治家,捷克斯洛伐克的国家创始人之一,曾任捷克斯洛伐克外交部长、总理和总统。二次大战后曾与斯大林结盟,驱逐捷克斯洛伐克语境内几百万的德裔和匈牙利裔居民。当时颁布的关于驱逐德裔的贝奈斯法令至今仍有效力,但在政界和民间引发很大的歧见。贝奈斯于二战之后建立的捷克斯洛伐克语政府包括民主派和共产党,由共产党人士克莱门特·哥特瓦尔德(Klement Gottwald)出任总理。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共产党突然夺权,逼迫非共产党阁员部长全部辞职,贝奈斯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五月贝奈斯拒绝在新宪法上签字,六月七日贝奈斯黯然辞职,共产党全面掌权,哥特瓦尔德成为第一任共产党政府总统。

⑤ 巴顿将军(乔治·史密斯·巴顿,George Smith Patton Jr.,1885-1945):美国陆军上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美国军事统帅。巴顿出身一个有军事传统的豪门家庭,一九O九年毕业于西点军校。

一战之后,巴顿组建美国第一支坦克部队,他因此获得“美国第一坦克兵”的美誉。

一九三九年授命组建装甲旅,晋升为准将。一九四二年任第一装甲军军长、少将军衔,同年八月率四万铁骑渡大西洋登陆北非。一九四三年与英国将军蒙哥马利联手取得阿拉曼战役胜利,肃清了北非德军后,晋升为中将,任第一军团司令,指挥了登陆意大利西西里岛战役。一九四四年任第三军团司令,参加诺曼地登陆,指挥装甲兵团横扫欧洲,九个月间歼敌一百四十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擢升四星上将,任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军事长官兼十五军团司令。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九日,打猎途中遇车祸受伤,十二月二十一日殁于海德堡。

由于二战之后捷克倒向苏俄,巴顿曾经解放的捷克城镇皮尔森一直不能庆祝美军打败德国纳粹的胜利,直到一九九O年才开始每年一次的庆典活动。

⑥ 伊万·科涅夫(Иван Степанович Конев,1897-1973):苏联军事元帅、司令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带领红军解放东欧国家脱离轴心国占领,并攻占柏林,虏获希特勒的尸体;战后担任苏联华沙公约组织司令员,并於任内派出数个红军步兵师镇压一九五六年匈牙利十月事件。

科涅夫得到斯大林的宠爱,战后被派任为苏联驻东德司令员与盟军派驻奥地利司令。斯大林死后,科涅夫再次活跃起来,成为党的新领导赫鲁晓夫的关键政治盟友。

⑦ 《波茨坦协定》(Potsdam Agreement)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战事结束后有关德国占领与重建问题的一项协定。该协定于一九四五年八月二日在波茨坦会议上由苏联、美国和英国三方共同商议决定。

⑧ 由于二战之后东西方的交恶,关于这场德裔大驱逐行动中涉及的人口总数和死亡人数的统计结果认知差别极大。例如死亡人数从两万到二十万不等。关于苏台德地区战后德裔人口总数一个较为可信的估算是根据战时的食品券发放记录。一九四五年五月,苏台德地区人口总数大致为三百三十二万五千,其中五十万是捷克人及非日耳曼人,因此当时德裔人口应为二百七十二万五千人。大驱逐行动以后,苏台德地区几乎不再有德裔人口。

⑨ 据一九八O年的一项统计,东欧地区在战后驱逐德裔人口的数字如下:

德国东部7,122,000
但泽(格但斯克)279,000
波兰661,000
捷克斯洛伐克2,911,000
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165,000
苏联90,000
匈牙利199,000
罗马尼亚228,000
南斯拉夫271,000

⑩ 一九九一年,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哈维尔代表捷克人民向在大驱逐行动中被屠杀的德裔捷克人表示道歉,并建议原来苏台德地区的居民可以申请捷克国籍,并要求发还被剥夺的财产。但捷克政府并没有对此采取任何行动,当年的贝奈斯法令至今都还没有撤销。民众调查也显示,大多数捷克民众反对偿还德裔人士被抄没的财产。不过,在一九九七年的捷德友好宣言里,捷克方面对当年虐待无辜德裔的行为表达了歉意。